灵魂与面具的寓言——话剧《兰陵王》

分享到:0
邱玮玮

      2018年6月8日晚,中国国家话剧院原创话剧《兰陵王》在新清华学堂上演。该剧描述了北齐名将兰陵王的传奇故事:自幼在弑父夺母的齐王身边为生存而男扮女装成“可人儿”,后被戴上先王父亲的神兽大面大展男儿血性,驰骋沙场,夺回王权,却同时变成了冷酷无情之人。最终,因所爱之人和母亲的牺牲而找回自我。全剧透过兰陵王个性的两个极端面讲述了一个关于“灵魂与面具”的寓言。演出巧妙借用舞台、灯光、配乐的有效结合,通过“中国意象现代表达”展现了中国传统戏剧的美学意蕴,同时引发观众对人性、本心的思考和探讨。

      演出开始,暗柔灯光下,宫廷音乐伴奏中,只见一身着轻盈靓丽舞裙的美人,在扮相较为严肃滑稽、类似小丑的人群伴舞中,显得尤其俊俏,其古典的舞姿亦可圈可点。待一身着素雅、美若天仙的女子出现,两舞艺之人合演对唱,共叙两人相识相知的故事,方知“美人”乃男扮女装兰陵王,仙女为歌舞伎郑儿。那阴柔之美赛芙蓉的峨眉气质,展现在兰陵王身上,顿时一股神奇迷雾笼罩,难以想象这将是一出什么戏。

J:\u5170陵王PS1.jpg

      随后剧情慢慢展开,兰陵王应邀在神武大殿向齐王献舞。当一袭粉红裙、胭脂粉饰后的兰陵王现身,齐王迫不及待开始嬉戏玩弄,一副荒淫无度,暴戾乖谬的昏君形象暴露无遗。声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齐王进一步胁歌舞伎郑儿入宫。眼见心爱之人被庸君夺走,兰陵王不仅手无缚鸡之力,更是自内而外一股女人气质,痛恨之心掩藏于心,却不知如何自拔和抢救心爱之人。齐后眼睁睁见着成了“羔羊”和君王弄臣的兰陵王丧失男儿血性的表现,恨铁不成钢的心同样在滴血。

      为唤回兰陵王的男儿本性,期待兰陵王与其父先祖一般英勇,齐后将兰陵王带进了先主庙堂。兰陵王得遇先主留下的神兽大面。带上大面时,兰陵王神奇般地瞬间变得血气方刚,斗志昂扬。“戴上大面,既是英雄,也是恶魔”兰陵王的人性面具由此变相。

      挂帅出征洛阳,以三千兵马战胜五万敌军凯旋而归,带上大面的兰陵王骁勇善战,威慑四方,并成功夺回王位。然而,此时,兰陵王已然走向了与“可人儿”判若两样的另一个极端:暴力无情,充满“狼性”。郑儿为唤回心中真正的兰陵王,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前往劝说。兰陵王的声斥呵道之下,郑儿毫无怯弱。

      “我是谁?”兰陵王因迷乱不清而大声问道。

      “过去的你不是真正的兰陵王,现在的你也不是真正的兰陵王,真正的兰陵王就是你自己”

J:\u5170陵王PS3.jpg

      然,此时曾经深深相爱的两人变成了熊熊火焰两侧声嘶力竭的呼唤,美如天仙而性情刚烈的郑儿葬身火海,如此场面不禁令人痛惜。郑儿最终一段如梦如幻,隐隐若现的唯美水袖舞,将一个对生命逝去的追悼和对人性本心的挽回意念高度升华。

      火后丧失心爱之人的兰陵王,瘫倒在先主庙堂中,意识到自己被神兽大面侵蚀的本心。他极力要挣脱这个大面,摆脱魔性,做回自己。“为了我的儿子,我有什么不能付出?”最终,母亲用心头之血为兰陵王解除大面魔咒。母性光辉下,兰陵王在一片红色血海中探出头来,解下大面,怅然若失。

J:\u5170陵王PS2.jpg

      整场演出演员倾情献技,兰陵王从女性的柔美与风情万种到血气方刚的男儿本性,齐后的高贵凛然、爱子心切,郑儿作为第一歌舞伎的重情重义,齐王的荒淫暴戾,伶人们的机智辅演助兴,在剧中得以巧妙展现。全剧拥有华美的服装、灯光和配乐,融合中国古典戏曲的特色。“戏有代面、始自北齐”,曾被视为中国戏曲源头的《兰陵王》,深深蕴含了传奇色彩与文化气息。演出最后的三部具有中国戏曲始祖“傩戏”特色的戏段——御厨杀宫、齐王杀宫、兰陵王杀宫——令人印象深刻,此身份“罗生门”事件折射出人性歪曲的本源之一在于观察者和体验者错误的原始认知。兰陵王自幼的迷失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被分不清虚实。悬挂于舞台上方的钢铁架构,雄伟巍峨的同时,满赋冰冷肃杀气,随着剧情推进,这个像一巨大铁笼子一样的架构变换着不同的形式,象征了人对权力的渴求,也是权力对人的一种无形压抑。兰陵王的性情转变便是在无形压迫下的迷失自我。从兰陵王假扮女性,带上面具到最后摘下面具的过程,其实是人性的迷失与复归,其中深含着对灵魂的拷问。

      《兰陵王》话剧描述的是古代齐国名将兰陵王的故事,与很多塑造兰陵王英雄本色不同的是,该话剧展现的是一个具有凄惨命运,令人怜惜的悲剧性的兰陵王。其中隐含的对灵魂和人性的思考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希望每一个现代人能认清自己,保持本心,勇敢坦荡地生活。

 

 

 

演出日历

购票指南

售票时间:

9:00—19:00 (周二不售票)

售票地点:

新清华学堂售票处(主楼西侧新清华学堂东南角)

咨询电话:

010 - 62781984

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