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舞要呈现真实 —— 侯莹舞蹈剧场多媒体现代舞《色线》

分享到:0
蓝羽纯

2019年11月2日,侯莹舞蹈剧场多媒体现代舞《色线》在新清华学堂上演。演出前,编舞侯莹老师曾这么对观众说“现代舞不是美的,它要呈现真实。”而事实证明,这部作品确实带给观众足够的挑战,但是挑战越大,震撼也就越大。

色线 官网.jpg

首先,舞台空间的设计就是暧昧的,三面都从上到下垂挂着长长的白色条状物,像是帘幕,又不具有彻底的遮蔽性,偶有“风吹草动”还能泄露出后台和舞台之间的阴暗空间。这个设计给整部舞蹈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的神来之笔,比如视觉冲击力最强的一幕:被布条捆缚着手脚的舞者,在台上舞蹈,牵引着布条也被布条牵引,随着他们运动的轨迹,布条也扭结在一起,随后舞者一个个挣脱布条走出舞台,布条也随之解散,各归各位,仿佛象征着人与人各行其是却造成了交集、建立了关系,而这无意的联系如此难以把控和来去无踪。还有一个场景也令人印象深刻:一位舞者拿着鼓风机走上台,对准了这道似有若无的白色帘幕,布条被吹起,露出其后黑暗的空间,观众早已习惯于把帘幕当成一道背景板,却忽视了它的模糊性——原来这还不是帘幕,帘幕后还有帘幕!或许,也可以做另一种理解:根本就没有帘幕,所谓帘幕都可以被掀起,看似禁忌的空间也能被凝视,而舞者将鼓风机对准自己,就更是惊人,这仿佛一种自我审视:要掀开自己的帘幕。相似的主题还被用一种令人悚然的方式呈现,当台上一位舞者疯狂地舞蹈,乃至多次摔倒也条件反射般跳起来继续舞蹈时,四个舞者拿着凳子走上舞台,在那位舞者舞毕倒地时,四个舞者机械地做出了鼓掌动作,似乎在赏鉴和观看这可怕的一幕,然而最可怕的是,他们随后转过来,对着观众做了同样的动作——难道,我们也是演出的一部分?难道,他们才是真正的观众?我们的痛苦和挣扎,是不是也要被这样无情地审视和观赏?生活中,不是存在许许多多这样的“看客”吗,信息时代中横行的社交媒体,把窗口开到了每个人生活中,我们都是看客,我们也都是演员,我们的关系,是否也是如此无情而缺少人性的温度?

控制,是演出的又一主题。这里的控制,不仅指舞者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也指台上的角色受某种力量或某个人的控制,这种失常失控的状态,也在演后谈时被披露出是舞者的难点之一。在舞蹈中,有人受到别人的粗暴伤害,在伤害消失后还机械地重复着被殴打的动作;有人在群体中格格不入,无法嵌入集体冰冷的秩序,也被集体漠然地规避和排斥……这都是无法控制自我在外界中的状态的表现,但恰恰是在这种失控中,我们开始叩问控制本身的价值:彻底的控制,一定是有利的吗?控制能解决一切与外界的摩擦和矛盾吗?我们可不可以接受自己的失控?演后谈中,侯莹老师说,要在失控和控制之间找到一种平衡。

色线 2.jpg

舞蹈的结尾更是给人以巨大的冲击:一个缠着布条的男子举着一具骷髅站在舞台中央,白色帘幕后,舞者们若隐若现地舞蹈掀动了面前的布条,观众能从布条的运动看出后面有人在舞蹈,但是他们的舞始终被遮蔽在舞台边缘。舞者举着骷髅,他控制了死亡吗,还是说他在展示死亡?他似乎在和死亡跳双人舞。然而在结尾他却倒在地上,骷髅压在他身上!背景上亮起了一个黄色的十字架。有观众问起这个十字架的意义,只是指向宗教吗?侯莹老师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她一次又一次地说:不为什么。每个观众都该有自己的理解,也许这指向一种救赎,抑或是对缺乏信仰的现代人面对死亡时的嘲讽?没有答案。而侯莹老师开场时就说了:这场演出,是一个启示,答案需要我们自己去寻找。


演出日历

购票指南

售票时间:

9:00—19:00 (周二不售票)

售票地点:

新清华学堂售票处(主楼西侧新清华学堂东南角)

咨询电话:

010 - 62781984

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