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徐涂图,你的人生画作将如何涂抹?

分享到:0
张玮焱

      2018年5月27日晚,侯莹老师和她的舞者们在蒙民伟音乐厅涂抹了他们的画作。这场舞蹈的画布并不局限于剧场,更是舞者能想到的每一个点、每一根线、每一个面。于观众而言,那些运动的点线面并不可见,自己想象的边界就是舞蹈终止涂抹的边界。

      抽象之中寻找自然,自然即为美与真实。美与真实本在心,不限于眼前所见。

J:80528侯莹舞蹈剧场《涂图》wangPS1.jpg

      《涂图》的自然无疑首先表现自舞者的自然。舞者对于身体的态度象征着从人类出现之初,对于力量的向往与崇拜。那时的男性、女性在丛林、海洋、烈日、黑夜面前并无太大差别,性别没有被刻意地贴上标签,一切都是身体纯物理性的支撑与承受。性别的概念先被解构,厚重与柔软、粗糙与细腻交织在每一个舞者的身体里。人人都可在环佩叮当中扭动着,亦可以正襟危坐不泄露一丝情绪。

      个体之外的交集在《涂图》又是另一种自然,那是舞蹈本身动作编排的自然。《涂图》的创意来自于美国一个高达千米却没有钉子的寺庙塔。舞者之间以关节为支点、用躯干互相支撑,没有相互握紧所带来的掌控,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完全的松懈。自我的控制在身体的契合、敏感中实现,又将自我的发展作用到整体的配合上。编舞也将舞者的身体解构,让关节重新组合。关节的组合又是新的尝试,舞者们从无序跳到有序,直到在有序中形成习惯成为自然。与寻找西方“不协调”的后现代艺术不同的是,《涂图》是属于东方的流动与完满。舞者的舒展并非单纯几何的棱角分明,而是藏力于内,让关节带领小臂、大臂以柔克刚。东方的舞蹈扎根于时代,同时也回溯古代,太极般的圆形一旦毫无瑕疵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就会统治所有人的认知,于是东方人的作品中即使是后现代也是“和”为贵的后现代。

J:80528侯莹舞蹈剧场《涂图》wangPS2.jpg

      演后谈侯莹老师请到了建筑师王辉、服装设计师李薇。《涂图》本就不是舞蹈家的狂欢,而是由建筑的理念、服装的设计与动作的编排组合而成的。建筑想要成,在未知的空间中尽力占有,在迷惘的世界里建构可以自由表达情绪的所在;服装想要隐,和舞者的身体融为一体,勾勒身体的每一寸变化;舞蹈想要散,神散之余,形也不必紧绷。即兴创作让舞者拥有进入自己世界的机会,他们摸索新的东西,丢失旧的记忆,却总在合情合理地诠释一切,动人心魄。

      《涂图》的魅力在于未知,我们无法预测意识的稀薄、流动、荒诞,也无法预测肉体之外的自己被意识带去了什么地方。只是尽力向远方伸出双手,让空气接触每一寸肌肤,感受血液的流动,感受脚下生根,让意识穿过时间、空间。

J:80528侯莹舞蹈剧场《涂图》wangps3.jpg

      《涂图》里没有人、没有故事、没有情节、没有情绪、没有关系。

      因为你与你的感性已足够重大,拓一片抽象的世界给你,这里只有你的感觉与状态。

 

演出日历

购票指南

售票时间:

9:00—19:00 (周二不售票)

售票地点:

新清华学堂售票处(主楼西侧新清华学堂东南角)

咨询电话:

010 - 62781984

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