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论正义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分享到:0
新清华学堂学生记者 许雪菲

5月18日晚上,美国蒙大拿大学剧团在蒙民伟音乐厅为观众们带来了一部经典的美国剧作《杀死一只知更鸟》。这个故事最初的形态是作家哈珀·李创作的长篇小说,曾获得普利策文学奖;之后被改编成电影,格里高利·派克凭借此片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演员。然而话剧版对大多数观众来说,都是耳目一新的观感,以一种更直接的现场感冲击着观众的心灵深处。这个故事写于20世纪60年代,但它却从未过时,历久弥新,一直被不断地改编、表演、阅读,因为它所探讨的问题——关乎种族,关乎公平,关乎正义,关乎我们每个人。

4.jpg

演出现场:王建一摄

故事设定在美国南部的一个小镇。主要的事件是律师芬奇为黑人汤姆辩护,他被诬告强奸了一个白人妇女,并在证据存疑的情况下被法庭判处了死刑。故事从三个孩子的视角展开,通过他们纯真的眼睛,看到当时社会平静的表层下涌动的暗流。“知更鸟”是黑人的隐喻,更是大时代下一些背负着歧视和偏见人群的代名词。他们什么坏事也不做,不对他人产生威胁,但只因为他们的肤色生来被看作一种原罪,陪审团的偏见杀死了那个黑人。这种审判结果是一种罪恶,如同杀死一只知更鸟般的罪恶。

7.jpg

演出现场:王建一摄

种族歧视是美国一直以来非常敏感的问题。这个问题之所以敏感,因为它本质上是在拷问社会的正义和宽容。它在不同的时期呈现着不同的形态,从最开始赤裸裸的压迫黑人,慢慢转化成表面的和平,内在的偏见仍然根植于心。这样的冷暴力其实更为恐怖。它以正义之名,行罪恶之事,但射进黑人胸膛的却是经过法律审判批准的子弹。陪审团本应是公平的保证,此刻却被偏见主宰,成为了人的主观情感的放大镜,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声。这一场悲剧,是一场群体的合谋。

整场话剧,最为精彩的是那场法庭辩论戏。律师芬奇循循善诱,发现破绽,慷慨呈词,揭露真相,却因为帮黑人辩护而被人侮辱和排斥。他的子女也在森林中遭人报复,幸好得到好心人相救。那个企图谋害他的人送了命,生活似乎又回归平静。但真正的罪恶并没有被抹除。当一个黑人站在法庭上的时候,他已经在白人心中被钉上有罪的耻辱柱,他们不再关心证据,不再关心说辞上的漏洞,审判的结果在黑人和白人的对立中已然分明。

8.jpg

演出现场:王建一摄

还好,有像律师芬奇这样的人。他告诉孩子们,“知更鸟唱歌给我们听,什么坏事也不做。它们不吃人们园子里的花果蔬菜,不在玉米仓里做窝,它们只是衷心地为我们唱歌。这就是为什么杀死一只知更鸟是一种罪恶。”孩子们代表着最没有被偏见和标签污染的人,他们用自己的判断毅然站在了黑人汤姆的这一边,和自己的父亲站在了一起。他们是本剧结尾留下的希望,在他们年轻的价值观里,已经种下了抵制歧视黑人的种子。

这场话剧也同时让我们思考,也许种族歧视的问题在当代已经没有那么尖锐,但同样类型的矛盾仍然不断重演。比如对女性的歧视,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对地域文化的偏见等等。当我们在谈论公平、正义这些很宏观的词语时,我们在谈论什么?这场话剧给了我们一个很具体的呈现。回到根本,每一个标签、每一种歧视背后,可能都会带来个体的覆灭和生命的悲剧。


演出日历

演出 电影 讲座 培训 展览

购票指南

售票时间:

9:00—19:00 (周二不售票)

售票地点:

新清华学堂售票处(主楼西侧新清华学堂东南角)

咨询电话:

010 - 62781984

详细 >